CouEndarky

懒癌晚期,码文废,欢迎扩列唠嗑❤

啾。
气鼓鼓的也可爱。


沉迷跳舞

Cheers love!想和小姐姐一起吸英雄一起推车车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
画风不正的推车/开车亲友群,欢迎小姐姐们来玩呀,爱的激素俯卧撑( ー̀εー́ )@

门牌号172218913
Love D.VA~_(:з」∠)_手动比心心

一起来跳绳呀hhhhh二段跳的怨念qwq
genji兔儿真可爱

【杂谈】圈子与圈套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林朵:

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。


 


涉事者是我的朋友,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,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、督促产出,倒是乐在其中。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,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,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,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,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。


 


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,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。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,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。然而战火愈演愈烈,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,以至于到了后期,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,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,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,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。


 


终于有一天,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,撤了个干净。


 


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,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: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,真正吓人的,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,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。


 


愚钝如我,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。


 


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。


 


既是最好的时代。借助网络的力量,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,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,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,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。


 


也是最坏的时代。因为网络的力量,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,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。


 


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。


 


没有争端,没有异见。


 


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,都说着相同的话,长着同样的脸。


 


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?


 


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,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,多数碾压了少数,盲从成为了习惯,没有不一样的声音,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,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,没人会质疑,没人敢质疑。


 


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,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。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:没错,我是对的,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。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,那它一定是错的。


 


哪怕这所谓的“所有人”,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。


 


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。


 


这大概也解释了,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。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,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“同仇敌忾”,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“异端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 


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,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,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。只不过很不巧,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“群体单一性”的重灾区。


 


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,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,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,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。


 


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。


 


说真的,这挺可怕的。


 


参照自然法则,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,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。


 


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,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,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。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,太容易获得认同,太容易消除异见,不再需要感同身受、求同存异的时候,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。


 


这值得警惕。


 


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,但事实上,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,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,心性变得愈发暴躁,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,只不过是一种爱好,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。


 


毕竟,圈子内外所划分的,只是不同,不是是非。


 


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,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。


 


每分每秒,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,绑的更牢。


 


而最可怕的是,你甚至都不会觉得,自己有挣脱的必要。

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: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
(2)《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


(3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
(4)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
(5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


(6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
(7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
(8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
(9)《同人连载,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


(10)《避开热闹,也是一种修行》——论对热圈的敬畏


(11)《圈子与圈套》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
(12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
(13)《描摹深海下的冰山》——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


(14)《爱亦有价》——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小广告时间: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【反枕X网切】知梦

看了太太的漫就被安利了这对啊wwww!!沉迷御魂无法自拔qwq @kuma没有猫 小学生文笔见谅![鞠躬]

#ooc我的# #紧急刹车#

『壹』

让那如瀑青丝顺着刀刃倾泻而下,银白光泽衬出少女干裂的枯唇,玉指飞动,留下一道整齐的切口,割断的秀发被好好束起,包进粗麻布。那是明日要去集市卖掉的,弟弟妹妹的食粮钱。
月色入户,倒不如说是直直闯进这咧顶的草棚。一缕青烟从镰刀上腾起,渐渐化作男子形象,俯身凑到辗转睡去的少女身旁,叹息着拭去她颊上的泪水。
“…真是,好姑娘。”网切抿唇,一手抓起镰刀锈蚀的刀柄,慢慢摩挲着唯一被打磨光亮的刃面。
如此下得去手啊,剪掉这么多,以后怕是难嫁出去咯。
少女蜷缩在矮桌角,营养不良的薄身子挤成一团,略显参差的短发耷拉在尖尖下巴两边,盖住了迥突的颧骨。
网切打量完窄小的破长屋,安慰似的梳了梳少女凌乱的发丝,便默默抓上那个裹着头发束的布块,隐去了。
他耐心将断口理齐再扎好,满意的由上到下抚摸着这黑的发亮的家伙,才把它放进囊中。
至于那丫头明早醒来是怎样的悲痛绝望,呵…
他是妖,区区人类,与他何干?

『贰』

最近总是寻不到拥有一头秀发的姑娘,网切有些烦躁。之前助那什么劳什子阴阳师一战耗费了他不少精力,他现在迫切需要几批新鲜的收藏品来恢复力量。弱小会令人感到不安,更何况向来奉行弱肉强食的妖怪们。
借着器具显了形,网切别上刀刃,身影如鬼魅般穿梭在林间。他已经看够了牲畜粗劣质硬的毛发,得找个好的猎物洗洗眼睛。这么想着,网切低咒一声,加大了与各种尖锐刀具间的感应力度。
是夜,荒人院里饲养的大花鸡瞪着眼,见闪闪刀光跳跃于家家厢房间,却怔的不敢出声。

『叁』

这个名为反枕的姑娘,他曾在晴明那儿见过一回,个子小小的,无时无刻都半阖着眼抱枕而睡,不过出乎意料的有一头柔软蓬松的红发,魆魆黑夜中灼伤了他的眼睛,便鬼使神差的把人虏了过来。
下次还是别这么鲁莽行事好了…网切微微懊恼,蹲在一旁暗自捶打着大腿,消沉些许又默默转过身去,仔细端详起反枕的睡颜。
她长的并不是那么的漂亮,至少…没有倾城的绝色,但也算可爱。网切偷偷嗅了嗅她发间的香气,竟是从脖颈上肌肤溢出的,萦绕在鼻息,要引诱他沉沉睡去。
这张看起来年轻的小脸正安静休憩着,网切一声低叹,却像惊扰了停歇的流蝶,那人羽睫微颤,翻过身又没了动静。
“如此令人爱不释手的发丝啊…可惜,太短了。”网切怜爱地梳理着那团红发,动作轻柔的仿佛在哄任性的猫儿入眠。
有些不舍的放下手,算了,下次再来收割好了。网切拈起她下巴,眯细了眼递过嘴唇。
“…就取你一点精气好了。”说着按下了脸。

『肆』

网切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自己便被一股大力狠狠反压在了榻榻米上,后脑勺撞地隐隐作痛,抬眼就对上了一双腥瞳,漆黑中燃着火光,此时正玩味地盯着他。
“…是不是,稍微…有点让你,太嚣张了呢…”反枕半睁着眼,笑的像只狐狸,弯腰附在他耳旁,咬着耳垂压低了声线轻轻呼气:
“变态似的…网.切.君…”
“!!!!”这家伙!一直醒着?!网切面上大惊,以至于忽略了身上人越缠越紧的手臂和贴的越来越近的身体。
反枕似乎读出了网切心中所想,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,手绕到人背后扯住他头发强迫网切抬高头,眼神钉在那线条流畅光滑的白颈不由深了几分,
“…而且啊,谁告诉你…我是女人的?”未等人作出反应,反枕转而咬上了网切的嘴唇。
像是坠入无底的冰窟般,身上的气力被一点点抽走,只剩下寒冷与空洞。网切无法拒绝那家伙在他唇齿间胡作非为,仰头的姿势让津液从不能闭合的双唇中流下,滑过喉结,隐入衣襟深处。
他的舌尖在口腔中搅动,恣意扫过每一个角落,网切挣扎着,然而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咽声。快要窒息的前一秒反枕终于意犹未尽的放开了他,仿佛偷吃了金丝雀的猫儿般贪婪的舔着红唇,笑眯眯的样子让他见了就背后生寒。
“…没醒的…是我啊…”睡意猛的席卷了网切全身,意识朦胧间望着反枕火一样的鬈发嘟囔道。
“多谢款待~”反枕托着下巴,饶有兴致打量着网切倒下时露出的大片肌肤,眼底毫不掩盖地燃烧着欲望。
别急…慢慢来,有的是时间…

『伍』

那翻车现场的一夜网切已不愿再想,他甩甩头让自己更清醒一点,慢慢起身。那混蛋倒是乖巧地睡在榻榻米上,双腿夹着薄被。
他吸气感应起身体里的妖气,脸黑得跟大半年没刷的锅底似的。
是时候干正事了。网切拢好衣领,移步拿上斗笠,浑浑噩噩拉门。
“?”衣角骤然一紧,网切还没来得及回头,那团火便迅速贴了过来。
“…你,要,去,哪,呀?”反枕把脸埋进人脖颈,拱开刚理好的衣领,鼻尖蹭着他白皙的肌肤,闷笑一声。
网切身形一悚,猛的挥手想甩开人,却因虚弱一个踉跄,又被人翻过身抵在墙上。
我的小祖宗…吃痛睁开眼,反枕正窝在他怀里,两只小手探出袖口,死死攥紧自己衣服,昂着脸咬唇,一动不动望向他,这俯瞰的角度竟生出几分被遗弃的可怜来。
“…找…”话音未落,脸颊就贴上一片冰凉,反枕捧着他的脸使他躬下身,那闪烁着火光的眸子近在咫尺。
“…找,女人?诶…”反枕说话总是拖着声调,轻飘飘的,像是浸在深眠中的人发出的梦呓,让人不由得跟着懒散起来。
“…都把我啊…带到这里来了,还要…女人做什么?”他踮着脚,指腹在网切后颈慢慢画圈,软糯缠绵的声音诱惑着那人。
“…你的头发太短…”网切皱眉别开脸,无力支吾道。
“…不是,还有…精气…嘛…”说着反枕微微咧嘴,伸出舌尖舔了舔雪白的小牙齿。
“你!放开…”网切试着挪动手臂,按在人肩上往外推,反枕眯起眼,定定瞥他一眼,便顺力倒在软垫上,抱住被子。
“…你不对我,负责吗?任性的…网切君…”
“我根本没…不,不对!是你对我做了什么才是吧!”网切抚平额角突突跳动的青筋,恼怒极了。
“…就这样放着一只自己强行抓来的弱小的妖怪不管…真是过分啊。”反枕突然沉声,抬眼凝视网切,那双血一样殷红的瞳越发浓重,妖力翻腾,仿佛要将人吸入。
“…过来。”满意的看着网切神色迷蒙,步伐不稳踱近,反枕一把拽住他的前襟,那人跟着猛的跌跪在榻榻米上,眉峰一蹙又恢复清醒。
“…果然对你用处不大。”反枕咂咂嘴,颇为遗憾感叹,泄愤似的咬住人喉结,慢慢舔舐。
网切只觉得自己像是漫步于棉花上,昏昏沉沉的,膝上传来的疼痛将他拖出梦境,摔回现实。
“…你到底…呵呃…想干什么…”清醒的只是灵魂,身体几乎失去了控制,任人摆布。
“…呒呒…”反枕低低笑出声,在网切腰际狠狠掐了一把,见他痛得闷哼才松口凑到人耳畔。
“…让你尝尝,醒的滋味…”

『后记』

浮生若梦,死,不过是梦醒的早与晚罢了。
那个男人是谁,他不知道。但能清醒着站到他面前的,这是第一个。
反枕俯在巨石上,一手把玩着自己的长发,一手托腮。那人撑着刀勉强站直身子,下摆破破烂烂的,却还是抬起头来望向他。
“…为什么,这些明明是路过的妖怪…”他喘息着,一个字一个字的质问。
“…呵,愚蠢。”反枕挑眉,从石上跃下,挡在他面前。
“…为了强大…需要理由吗?”随着来人的靠近,男子被袭来的睡意包围,小臂颤动,突然抽刀在左臂划下一道不浅的口子,欲上前取下眼前人首级,却无力栽倒,手上紧紧握着刀柄。
反枕凑近去,那人手臂上布满道道刀伤,正汩汩淌着血,想必是为了是自己保持清醒而选择了疼痛罢。能察觉到妖气作祟,也算是有点本事,可惜…
反枕慢慢托起他下巴,却见那双鎏金瞳半是朦胧半是流转,直愣愣盯着他。
“…如此美丽的…发丝…咳,可惜…”血人动了动手臂,试图把它抬起,歪扣在头顶的斗笠掉在地上,露出三千银丝,泛着暖光。
反枕沉默着,安静待他完全失去意识,良久勾唇轻笑。
“…你还是,醒着比较好。”言罢便吻了上去,将妖力渡给人。

其实我也蛮想淦哭网切小哥哥的qwq平时怎么输出都不出来好气啊wwww
有趣。

【酒茨】唇.杯.酒.⑤

#ooc我的#  #走小剧情啦#

“…怎么回事,呵。”酒吞高挑起眉,双臂环胸嗤笑道。
晴明默默半侧过身,刚好对上小鹿男惊疑的眼神。
[您可知由缘,晴明大人?]
[…我若是知道,定不会如此束手无策了。]晴明嘴角微动,殊不知他二人的举动恰好落入酒吞眼里。
果然!酒吞轻啧一声,抬手,鬼葫芦咧开尖牙,直直对准一脸茫然的阴阳师大人。
“那酒碟定是你搞的鬼!”阴阳师大人先是一愣,连忙挥开符咒准备抵挡。
“在下并不知酒吞童子大人所言何物…”
“茨木童子在哪儿!”阖上半眼,酒吞十分不耐地质问,手臂弓起,五指合作爪状,像是要将面前人跳动叫嚣着鲜活生命的心脏剜出捧在手心。
“…茨木童子?”晴明在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张口闭口‘挚友挚友’的白毛大妖形象,默默合上扇子,看向酒吞的眼神也变得奇异起来。
他酒吞童子不是向来…罢了,大妖怪的心思,难懂。
酒吞仿佛读懂了晴明眼中意,心中一阵别扭,面上依然盛怒模样,微微勾指,鬼葫芦顺从地呲开尖牙。
“等等!酒吞童子大人。”晴明连忙打断人动作,握紧念珠出声。
“茨木童子大人…在下真不知他在何处,那酒碟…”
“茨木童子托我带给你的。”一旁戒备的小鹿男突然开口,脸上尽是不高兴。
所以上面才有那个蠢蛋的妖气…酒吞按下葫芦口,忽地蹙眉。
“八百比丘尼或许知道。”少女软糯的声线惊醒了进入沉思的酒吞,他迅速捕捉到话中关键的人名。
那个笑眯眯的女神棍?说来她确实是深诣占卜之术…
“…啧。”
晴明见鬼王转身离开,总算是松了口气,回头单膝跪地。
“神乐怎么样?”面前的少女鼓着包子脸摇头,翘着伤腿借力撑了起来。
“…晴明才是…”无奈向小鹿男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,晴明道过谢,小心扶起神乐。
不过最近糟心事不少,尤其是…莫明躁动起来的西城鬼怪们。晴明瞥过神乐敷上药草的伤口,心中又是一紧。
这么说起来,那西城…过去不是…
!!!
晴明暗自大惊,一滴冷汗沿着额角滑落。
“怎么了,晴明?”神乐察觉身边人情绪一变,轻声问道。
“…没什么,只是有点脱力罢了。”冲她和煦一笑,晴明转过脸,神色凝重。
麻烦了啊…那个笨蛋妖怪。

酒吞:…哦。
茨木:【掏球】
晴明:【擦汗】…大,大家都是好孩子。

蠢蠢欲动【烟】就问问有小伙伴吃杨戬X哪咤么